首页 美文 美句 妙篇 热文 推荐 优文 佳句
 
站内搜索:

蝴蝶比翼双飞,永相随

qq说说伤感男生心累了 男生励志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优文 > 优文
司南之石
更新时间:2022-09-23 07:24:32

  萧叶听完许青说的话之后开口道;“许兄的想法虽然没有先例与典故,那为何我楚国不能开了这个先例?单凭我楚国的人口数量,根本统一不了草原,但是许兄的方法却可以将我国疆土推到草原所有存在权贵压迫的地方,甚至可以将草原上的人口纳入到我楚国当众来,接受我中原的王化之道,受我楚国的教化,从此同归一族。”

“这样一来不但可以从此确定我楚国在草原上的统治权,更可以大大增加我楚国的人口又可以最大程度的将诺大的草原利用起来,许兄之计其实蕴含着一种大智慧。”

贤王点了点头道:“不错,只要消灭了草原上的权贵,教化受权贵压迫之牧民,这些牧民自然可以如已经纳入我楚国治下的这十个部落一般安稳生活,虽由中原主导却与中原同为一家,更可以在这一代,彻底确立我中原对草原这片辽阔疆土的统治合法性,就算以后朝代更替,草原也会始终是我中原的领土。”

赵鸿羽与严光听到贤王的话,立刻抱拳道:“我楚国必将千秋万世而不朽!王爷多虑了。”

贤王笑了笑道:“哪有什么千秋万世啊?除非真能找到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楚国哪里会一直是皇帝那样的明君?你我这一世能做到的,便是为我楚国外拓疆土,内治万民,今日之千秋功业自会有后世传颂。”

赵鸿羽与严光听到贤王的话立刻抱拳道:“王爷圣明。”

贤王看向许青道:“许青,计划是你提出来的,便由你来实施,叶儿你要全力配合许青,两个月之后就是雨季,你们必须要在雨季来临之前,给本王将足以撼动这片草原的骑兵组建起来。”

许青和萧叶抱拳道;“是!”

许青和萧叶还有萧如雪下去之后,赵鸿羽看着许青离去的背影说道:“真是后生可畏啊,虽然久居庙堂却将战事人心拿捏的如此自如,方才末将虽然嘴硬,但是确实不肯向着小子低头,心服口不服而已。”

贤王笑道:“这天下何来十全十美之人啊,你能此时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也算是一种进步了。”

严光继续开口道;“王爷的影卫三统领虽然年轻,自身实力也不值一提,但是他一人的却可顶得上千军万马,关键是三统领的计划所要投入的成本也都很低,但是回报却难以想象的丰厚,国商院长,名不虚传啊。”

贤王赞同的点了点头道:“这小子啊,当初在京城的时候就是这样,无论做什么都能将之变成一场生意,以前是谈判,现在竟然连打仗也能变作一场生意,才智无双啊。”

赵鸿羽说道;“那也全赖王爷慧眼识珠,若是没有王爷做指路明灯,怕是叱咤朝堂的安定县侯最终也只会泯然于众人之中了。”

贤王显然十分赞同:“那倒也是,当年要不是本王,一个州司马都能将他按在地上欺负,还轮得到他说三道四?不过话又说回来,也正是因为他我楚国才能赢下与周国的战争并且充盈了国库,才能有国商院作为小户部,才能让你我重新踏足草原的土地,算是相互成就吧,只是可惜啊……”

赵鸿羽疑惑道:“可惜?安定县侯智勇双绝,有此人在我楚国朝堂也是我楚国之幸,何来可惜之处啊?”

贤王叹了口气道:“可惜本来他可以更进一步,在这朝堂之上有更深更广远的根基,但是却选了一个县令之女成婚,看似叱咤朝堂,实则无根可依啊。”

赵鸿羽道:“如此用起来不是更加顺手?没有了世家束缚,才可放心提拔,而不用担心被权势左右。”

贤王点了点头道;“这倒也是。”

但是贤王抬起头看着被自家女儿紧紧相随的许青,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

回帐篷的路上

萧叶一边走一边看向身旁的许青赞叹道:“许兄,你是怎么想出来如此妙计的?简直绝了!”

许青笑道;“萧兄谬赞了,我只不过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无论何时,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绝对是没错的。”

萧如雪在一旁开口道:“许青可是文武双全,很厉害的!”

许青摇了摇头道:“我还差远了,还有更厉害的呢。”

萧如雪问道:“什么更厉害啊?”

许青道:“写一本书,书上明确的告诉敌人,你下一步会做什么,我下一步会做什么,你又会如何应对,你还不得不按照我的规划走,最后论证完毕,你绝对会输,敌人看了都会当场崩溃弃暗投明,堪称阳谋的巅峰。”

萧如雪看着许青脸上是吃惊与兴奋;“那你快写出来吧,让敌人都投降我们楚国。”

许青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哪有那个本事,而且这样的阳谋也是需要依据国情的,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随便写出来的。”

萧如雪垂头丧气道:“那就是说没办法让草原人主动投降了?”

许青道:“我们开疆拓土的一方就不要净想这种好事了,赶紧先把需要律法做起来吧,我们就两个月的时间,很紧张的。”

萧叶听到此处问道;“律法如何定制,许兄可有头绪?”

许青笑了笑道:“何止是有头绪,要是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叫什么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萧叶问道:“许兄总是说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巨人到底指的是什么啊?”

许青道:“我脑子里的历史。”

萧叶疑惑道:“历史上有吗?不是说没先例吗?”

许青笑道;“所以说是我脑子里的历史嘛。”

萧叶听到这里还是一脸懵的状态,许兄脑子里的历史跟父王脑子里的历史有什么不同吗?

古今不就那点事吗?

但是萧叶纠结的问题,萧如雪明显不会去纠结,因为她相信许青,她看着许青问道:“许青那今天晚上的口令怎么定啊?”

许青随口道:

“口令,此瓜熟未?”

“回令,司南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