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美句 妙篇 热文 推荐 优文 佳句
 
站内搜索:

励志经典语录短句

要想摘玫瑰,必须先折断它的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优文 > 优文
都是个误会
更新时间:2022-08-18 20:30:20

  石头他妈一个激灵,翻身打滚,爬起来就往门外冲,觉得自己到了一个安全地带,吐出了口中的污水。

“我泼了她石灰,你泼我一身水,我们就算扯平了,我不找你,你也别想我掏医药费!”

说完连小石头都不管了,一溜烟的滴着水往家里跑。

小石头看着江娜生气的样子,咬着唇。

看了一眼满是水的地板,小小的身子熟练的拿起拖把,拧水,吸水,再去拧水。

江娜气鼓鼓的冷眼看着,“不用你收拾,赶紧回家吧!”

小石头倒是倔强,一声不吭,将地上面的水,全都收拾干净了,才对着江娜一鞠躬:“姐姐,对不起。”

低着头就往门口走。

顶头遇到了开车回来的金叶洲,还没等金叶洲将车停稳,小石头就飞快的窜到出了院门。

“金哥,你回来了!”

时警察出了门看了一眼刚下车金叶洲就打招呼,又往屋内瞄了一眼。

心道,完蛋了,得罪的小同志竟然是金哥的家人。

金叶洲脸色一沉:“时杨,你怎么在这!”

时杨苦笑着道:“几个家长去所里报案,说几个孩子失踪了,这大过年的就我跟老姚几个值班,直接查了监控,几个孩子从西边路口直直的来了你们这边,就再也没回去,这边就住了你们一家人,所以就过来看看。”

金叶洲松了一口气,“孩子找到了吗?”

“找是找到了,就是闹了点小矛盾。”时杨笑的苦涩。

他跟金叶洲的相识,是一次抓捕行动中,犯人持凶器砍伤了几名无辜的群众,甚至还砍伤他的同事。

关键的时刻,一辆车停下,一个手持擀面杖的男人,从驾驶座冲下来。

先是一挥一挑就将那人凶器打掉,然后又是一脚,将那人踹在地上不能动弹。

他们才顺利的完成了抓捕。

曾经有心招揽他进所里,知道他是个包工头,才放弃了念头。

所里的那点工资还顶不上人家一顿饭钱呢。

金叶洲瞄了一眼时杨,拔腿往屋里奔去。

时杨还想说什么,只觉得金叶洲这一眼,让他默默吞下了还未出口的话。

那眼光太吓人了,仿佛屋子里的人出点什么事,他就能将自己凌迟了一样。

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板升起,汗毛都竖起来了,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眼睁睁的看着金叶洲进了屋。

屋里摆设未变,只有金姑姑在拖地,唯一违和的是,姚警察也拿了一块干布,蹲在地上擦地。

金叶洲微眯起眼,不对劲。

老姚这个滑不溜秋的老泥鳅。

这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竟然在他家帮忙擦地。

“老姚,怎么是你在擦地,快快快,请坐,我去给你倒碗热茶!”

金叶洲嘴上说的热情,人却未动分毫。

姚警察半天腰都没直起来。

“那个,小金啊,我这是赔罪呢,你可千万别提倒茶了!”

金叶洲听了这话神色就是一凝,这天都擦黑了,金姑姑没烧饭,张老太太没有窝在客厅嗑瓜子看电视,一切都不正常。

“我家这是犯了什么错,大年初一的让派出所的两位同志同时到了我家!”

金叶洲的话,就像是淬了冰一样,时杨觉得自己被误伤了。

捂着胸口倒退了两步:“金哥,金哥,今儿都是我的错,都是个误会,都是个误会!”

“嗯?”

时杨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说,只是隐去了石头他妈闹事的事情没说,金叶洲倒也松了一口气。

“应该的应该的,两位快请坐,喝茶喝茶!”

金姑姑听话听音,赶紧的跑去厨房,倒了两碗水,想了想还是挖了两勺白糖放了进去。

屋里温暖如春,老姚直起腰板,背上已经覆了一层薄汗。

一口气喝光了水,才觉出些甜来。

顾不得金叶洲的挽留,俩人抹着汗,就赶紧告辞了。

金叶洲上了楼,没找到人,又下楼径直去了小客厅。

就看到被一堆零食包围的小姑娘,正睡的香。

他也没有叫醒她,只是将她的毯子重新盖好。

出门来到了厨房。

金姑姑,正在捞饭,看到他进来也没说话。

“今天多谢了,以后看好她,别被人欺负了!”

“哎哎,你放心吧,洲子,姑姑一定会的!”

金叶洲也没有多说话,洗锅添水,水开了就将洗好的米放入,开小火慢慢的熬着。

解冻好的虾依次处理干净,看着火候最后放进去,最后又下了一瓶蟹黄膏,搅拌了几分钟,就关了火。

看着金姑姑没有多说什么,金叶洲盛了一小碗,端去了小客厅。

江娜依然沉沉的睡着,额上也泛起热气来。

金叶洲顾不得其他,打横抱起来。

“姑姑,客厅柜子里的药箱子递给我!”

金姑姑匆匆的递过箱子。

眼看着两人上了楼,心神不定的跑去敲张老太太的门。

张老太太闭着眼,半天才恨铁不成钢的道:“他们两个的事情,你少管!饭好了吗?扶我去吃饭!”

金叶洲照顾江娜已经顺手的很了。

先是量了体温,三十七度八,还好,不太烧。

然后哄着喝了几口水,给换衣裳,擦洗。

任劳任怨,只是间隙会狠狠的在小嘴上啜了几口。

大年初一就这样匆匆的过去了。

初二,江娜饿醒了,一抬头看到金叶洲和衣躺在她身边。

估摸着自己昨晚又发烧了。

她这个身体,被吊坠里的露珠滋润的溜光水滑的,唯一的缺点身娇体弱!

前世里干杂活的劲头使不出来多少了。

给金叶洲盖上了被子,悄悄的下楼。

金姑姑见她就笑:“醒啦,快点来吃碗鸡蛋羹,以前婷婷发烧,最后吃鸡蛋羹……”

声音减弱,几不可查,大过年的估计想孩子了。

江娜也不多话,就着灶台,把一小碗鸡蛋羹吃光,才觉得舒服了许多。

“姑姑你教我做饭吧,金叶洲他昨天照顾我一晚,还没吃饭呢?”

金姑姑也不客套,指点江娜调小火,加油,磕蛋,做一碗简单的煎蛋面。

江娜这些都是会做的,只是很容易做糊,她自己前世可没少吃糊蛋糊面。

小心翼翼的听金姑姑的,煎出来四个金黄的蛋,加水煮面,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