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美句 妙篇 热文 推荐 优文 佳句
 
站内搜索:

一句最牵挂的早安句子

吸烟有害健康的标语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优文 > 优文
你调查我?
更新时间:2022-08-06 07:12:22

  文渊阁位于皇宫的东南边,这幢并不很大的建筑,在红墙之内万千巍峨的建筑中显得并不起眼。但这里却是天下无数人最向往的所在,因为大文的内阁就位于此。

或许这里还比不上现在某些乡镇的中小企业,至少那里的高管们大概每个人还有一间自己的办公室。相比之下,大文最为位高权重的四位内阁大臣,都挤在大堂办公,而且也没有貌美的女秘书伺候在旁。

此时前往坤德宫传话的小太监正跪在大堂中间瑟瑟发抖。

按理来说宫内的太监即使见到内阁大臣也不必下跪,而他此刻跪下完全是因为腿软了。他叫毛愚,年纪才十七,因为五官还算端正办事也机灵,所以不久前被安排到修身殿伺候皇上,本想在皇上身边好好干,能得到恩宠,哪知到了修身殿,结果就碰上内阁和太后之间的拉锯战。一边内阁让他一次次的去请皇帝,另一边坤德宫死活就是不放人,他两边跑来奔去,身心俱疲。

毛愚战战兢兢的说道:“太后说,如果首辅大人很着急,就来坤德宫商议。”

“太后到底想干什么?”张渊怒而吼道。

毛愚一脸苦闷,你吼我干什么?我知道太后要干什么啊!

高光义起身看了一眼默不作声静静看奏章的窦鼎之,说道:“哎,这不荒唐么,我等外臣岂可入后宫商议国政?”

窦鼎之依旧静默无声的看着奏章,他当然知道太后是什么意思。

大文祖制,后宫不得干政,外臣不得擅入后宫。但凡是都有例外,他窦鼎之不也能进后宫探望太皇太后么?主少国疑之时,不还得敦请太后出来主持大局么?就连当年永平帝甫一继位,他姐姐窦太后不也临朝听政了一年多么?

可即使是自己那位强势的姐姐,也没有过将内阁大臣或许六部的官员召到自己寝宫议政。讨论国政,她也得离开寝宫前往大殿或者修身殿。这是一个重大的原则问题,象征着谁是天下的主宰。

袁复起身一脸微笑的道:“我看啊,现在国事堆积,当务之急是赶快处理,在哪儿商议不是商议啊!”

张渊一听瞪着袁复道:“袁大人,这可不是小事,今日我等若是去了坤德宫,那明日百官大朝是不是也要去坤德宫,以后军国大事是不是皆要决于太后?”

“大朝当然得在为公殿了,而军国大事么,皇上初登大宝,国事千头万绪,不能说皆决于太后,但凡是问问太后不是更妥当么?”袁复笑而回道。

“那你的意思是,太后要垂帘了?”张渊反问道。

袁复急忙摆手道:“我可没这么说!国事何其繁重,就算我们想让太后垂帘,她愿不愿意还不一定呢!”

“哎,那她最好别愿意!”高光义自顾自嘀咕了一声。

窦鼎之合上最后奏章,揉了揉眼睛,道:“你再去坤德宫请皇上,就说我们四个候在修身殿门前,等着陛下的驾临!”

毛愚一听头都大了,可又不敢违逆首辅,只得拱手称是。缓缓从地上起来,那两根细细的腿差点没站住又软了下去,叹了口气又奔向了坤德宫。

而此时的坤德宫里,大文天子楚牧靠在椅子上昏昏欲睡。

享用了美食本来就有些食困,加之偌大的坤德宫里静悄悄的,太后也不跟他说话,当然他也怕太后和他说话。

而且自己几次欲起身告辞,都被太后视而不见,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困了。

朦胧之间,楚牧感觉身上有些发凉,毕竟刚过清明,还未到真正温暖的时节。而片刻之后他又感觉一阵暖意,脸上付出满足的微笑。

不对,谁在我身上上下其手?

楚牧猛地睁开眼,和紫露四目相望,顿时两个年龄相仿的男女赶紧扭过头,不是假装咳嗽就是低头清嗓子。

楚牧这才发现身上多了一张白色薄毯子,摸起来毛质顺滑,想来必是上等毛皮所制成。

刚才紫露发现皇帝坐在那卷缩着身体,知道他可能有些冷了,便请示太后。西门言君看了一眼也没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紫露赶紧拿来一张毯子给楚牧盖上,可皮毛光滑总往下掉,便伸手将毯子揶了揶,哪知楚牧这就醒了。

上次那晚两人并肩作战,紫露本就对楚牧出手相助甚至为自己挡下顾斩那两指心存感激,心中颇有好感。这一下又与俊朗天子对视,让她顷刻间面红耳赤。

别看她深居宫闱城府不浅,又有武艺动手起来也是泼辣,可骨子里她毕竟还是个小女子。

楚牧自然感受到了两人只见那股微妙的气息,可还没来得及多想,就瞧见了太后托着下巴正在凝视自己。

每次看到这个女人的脸,无论自己在什么情境当中,总能被拉回现实。

“太后在看什么?”西门言君看了半天,看的楚牧很不自在,忍不住问道。

“人说相由心生,我便想瞧瞧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西门不疾不徐的说道。

“我不过一乡野之人,运交华盖才……”楚牧还没说完又被西门打断,对此他甚至都有些习惯了。

“运交华盖?一个没读几天书的乡野之人,可不会说出这种词来!”太后冷冷的说道。

“嗯,这个词我之前是听老祭酒说过的,所以记下了!”楚牧赶紧解释道。

“老祭酒说你是个奇人,过去我并未在意,现在看来,你确实很奇怪!在国子监待了几天,你一天课都没上,只顾着去青楼。这才刚入宫听说沐浴都要宫女回避,还张罗着找书看。你确实很奇怪!”西门言君说着眉头不经意的微微挑起。

楚牧一听就知道李正已经跟他主子汇报过自己的事了,果然是太后派来的卧底,还是个明卧!

“我只是觉得当了皇帝了,得多读点书免得以后闹出笑话!”

太后拿手指摩挲着自己娇嫩的脸颊,缓缓道:“你跟我之前调查的完全不一样。”

楚牧眼睛一瞪,你还调查过我?

上一篇:见贤思齐    下一篇:学期教学工作计划范文锦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