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美句 妙篇 热文 推荐 优文 佳句
 
站内搜索:

吸烟有害健康的标语

一句最牵挂的早安句子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榜 > 文榜
和小爷斗狠
更新时间:2022-08-06 07:32:03

  台州府通往绍兴府的官道上。

某一段,前后半里远皆有持刀的锦衣卫堵住道路。

锦衣卫办事,闲人勿近!

此时,锦衣卫牢牢包围着一辆大厢马车。

马车前,一个手持大铁剑的魁梧小伙子正和一个身穿华丽飞鱼服的锦衣卫千户打斗着。

当!

一柄金色把手的绣春刀抗住了一柄锈迹斑斑的大铁剑,绣春刀的主人面色狰狞,而大铁剑的主人脸上风轻云淡。

好吧,此时林云开心中已是焦躁不安了。

想他内功不弱,修习的更是锦衣卫千户才能修炼的炼体功内功心法,筋骨气血很是强盛,可于眼前这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面前,竟然占不到一丝便宜,还隐隐被压着打。

“呀!”

林云开爆喝一声,奋力顶住了大铁剑下劈之力,待感觉大铁剑下劈之力尽了,顾不得伤到肩膀,手腕一转,放任大铁剑斩向左肩,手中绣春刀划开大铁剑后向周梧谏胸膛斩去。

这是想以伤换命呢,果然不愧为锦衣卫。

够狠!

对敌人狠!

对自己也狠!

只是林云开不能如愿。

如是铸剑山庄的无锋剑法或许他能成功,但周梧谏用的可是锋锐教他的梦中重剑三式,最是讲究力不泄尽。

大铁剑自然快一步落到林云开左肩。

突然又加了一股力道,林云开虽是没被切下左臂,但这股力道直接将他劈翻在地,而他斩向周梧谏的一刀自然也失去了力道和准头,只于周梧谏胸膛划出一道白色痕迹。

周梧谏的大剑顺势压到林云开的脖子上。

虽是大铁剑不锋利,但周梧谏力气大呀,即便没能斩下林云开的脖子,但林云开也是被压的翻了白眼。

对面马车中的两个死太监看到林云开失利,魏彬抽出了一柄细剑就想出手,而另外一个名叫丘聚的也扔出了身旁的茶盏打向周梧谏。

周梧谏也是有帮手的,小女贼和龙默默闪身而出,龙默默惊鲵剑一颤挡下了打来的茶盏,小女贼也是弹出双刀护在周梧谏身边。

“嘿嘿嘿!二小慢着,看来这个锦衣卫千户还有些重要呀。”

锋锐看着对面两个死太监的反应,猜到了林云开身份不一般。

那次魏彬连锦衣卫南镇抚朱雀都不放在眼中,可于这个林云开却是两次出手。

眼见魏彬站起身来,锋锐又提起大剑敲了敲手中的黑色剑匣,冲对面喊道“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可是通天剑匣,里面可是有成仙长生的秘密,你们说如是坏了一些,耽误了紫禁城皇帝老爷的成仙长生大事,皇帝老爷会不会诛你们九族啊?”

锋锐的这般话一出口,车厢内的千面修罗吭吭呛呛直咳嗽,看来是被锋锐这般言语惊讶的一时呛到了酒,而阴姬愣了一会儿,接着‘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至于周围的锦衣卫和对面车上两个死太监,皆是脸色一怔,说不出话来。

锋锐很无耻的用手中的通天剑匣,威胁起两个死太监和锦衣卫南镇抚司的人来。

这般也是锋锐想通了,凭什么别人拿着小妹就能威胁自己,还不是小妹于自己心中最重要。

那些想威胁自己的人又是什么最重要呢?

别人锋锐不知道,但经常被邋遢老头骂的皇帝老儿,他可是清楚了。

想一心痴迷成仙长生的皇帝老儿,才是最怕通天剑匣被毁吧!

“好你小子!如是你真敢毁坏通天剑匣一丝,定是将你抓入天牢,受那生不如死之刑!”魏彬回过神来,尖着嗓子焦急冲锋锐大喊道。

锋锐撇了撇嘴,这死太监果然还是一概的蠢。

魏彬的反应更叫锋锐知晓可以凭借剑匣反威胁他们了,暂且不管紫禁城的皇帝老儿行不行,眼前这个死太监肯定行。

“嘿嘿!小爷可是不怕生不如死的酷刑呢。”

锋锐抬起大剑就要撞向剑匣,口中还说道“小爷就胞妹一个亲人啦,这般胞妹被人抓去,小爷也不想活啦,如此。。。”

这后面一句说的闻着伤心、听着流泪。

好吧,如不是一手剑匣一手大剑,锋锐定于自己眼角摸上两滴唾沫。

“少侠勿要如此,你小妹安然无恙,已是被青龙和雷震二人安全护送往紫禁城。”丘聚见锋锐真要毁坏手中剑匣连忙喊道。

跟随皇帝身边几十载,他最是阴白皇帝想要什么。

如果真是毁了好不容易冒出来的通天剑匣,自己这些人被株连九族怕都是轻的。

“奥!如此就是还有的谈咯。。。”

锋锐敛回伤心情绪,冲周梧谏三人点了点头。

周梧谏一把拽起林云开,和小女贼、龙默默三个退回到锋锐身边。

“说吧,你想要什么?”魏彬气急败坏的喊道,看来这暴躁的小脾气还是没有变呀。

锋锐一撇嘴,又是抬起大剑要砸向手中剑匣,还一副受欺负的说道“看来那位公公大人没有相谈的诚意啊,罢了,小爷和小妹孤苦伶仃,也是活够了,早死早去地下于父母团聚。。。”

哼!这个世道从来都是穷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赌的就是谁够狠!

“少侠有话好好说!”

丘聚起身挤开魏彬说道“我们自是有相谈的诚意,这次邀请另妹去往紫禁城,可是锦衣卫指挥使和六扇门神捕二人亲自护送,定出不了任何差错。少侠就算不想着自己,也该想着另妹吧,你们这般十七八岁的年纪,未来可是还是长着呢,岂是能轻易就将那生死挂在嘴边。。。”

这个丘聚倒是个会说话的,怪不得职位比魏彬高。

锋锐用大剑拍了拍被周梧谏挟持着的林云开说道“既是能好好说,小爷自然也是不愿意死的,先说说这货是谁吧?”

丘聚答道“他是锦衣卫南镇抚司去。

锋锐这才点了点头,心中舒爽许多。

“小爷也不想生事,这不,正打算赶往紫禁城。。。”

锋锐话还未说完,魏彬插嘴道“如此正好,为防万一,我和丘公公陪同你一起前去。”

“这位公公大人不是想小爷献上剑匣换回小妹报复于我吧。”

锋锐瞥了眼魏彬,报复不报复自己不说,这死太监定是想要邀功。

魏彬火爆的小脾气看来是被压下去了,连连摆手道“少侠多虑了,咱家岂会是那种人!只是少侠将这通天剑匣的消息散出,如此怕是有心怀不轨之人于少侠不利,咱家和丘公公如此还是一路护送少侠为好。”

丘聚也说道“魏公公所言甚是,少侠不知,如今江湖上,正邪两派各处高手纷纷出洞,怕是沿途要遭到各种偷袭,如此还是叫咱家等人护送少侠为好,更是此去紫禁城甚远,少侠只这一辆马车怕是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沿途也不甚方便。。。”

“正邪两派高手?嘿嘿嘿!这小子方才可是说小爷勾结邪教呢。”

锋锐又用大剑拍了拍被周梧谏挟持着的林云开。

林云开已是清醒过来,只是如今成为俘虏,也是不敢吆五喝六了,看来也不是太蠢。

“少侠岂是勾结邪教之人,少侠于台州府击杀血掌帮逆匪搭救回贾员外,更是护送了军饷去往东南,还助霹雳营大破倭寇,就连鲁王世子也常提少侠的救命之恩!是这林千户有眼无珠,少侠就不要于他一般见识了。”

丘聚果然是很会说话的。

这段马屁拍的锋锐很舒坦!

当然,也算不得马屁,这可都是实事求是,哪一件事不都是事实!

“嘻嘻!这林千户眼光可是很准哦!小弟弟岂止勾结邪教之人,那就是我们邪教中的小祖宗,想我万毒宗都是要听他吩咐的哦!”

车厢内的阴姬终是憋不住了,笑嘻嘻的走出车厢,看着周围之人很是乖巧的说道“小弟弟呀,要不要姐姐出手,将这些人都杀了!”。

杀字一出,诸人心头皆是一冷,丘聚和魏彬更是吓得跌坐回车内。

锋锐冷笑一声,自己不止是够狠,还有斗狠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