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美句 妙篇 热文 推荐 优文 佳句
 
站内搜索:

一句最牵挂的早安句子

吸烟有害健康的标语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榜 > 文榜
飞来横财
更新时间:2022-08-06 07:15:07

  张富鑫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听你这么说,我忽然解脱了,如果你一直当我是你的父亲一样尊重,那么我的人生还有遗憾,还有内疚。”

张家盛道:“你这样的人是不会感到内疚的。”若是内疚,他怎会亲手将自己送入监狱?违心扮演了那么多年的孝顺儿子,现在他终于可以敞开天窗说亮话,不再有任何的顾忌。

张富鑫道:“你走吧。”

张家盛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张富鑫要见的第二个人就是张合欢。

张合欢见到张富鑫第一句话就是:“看你的样子应该可以长命百岁。”

张富鑫苦笑道:“我的那张百夫长卡已经化成飞灰了,我活不过今天了。”

张合欢闻言心惊,自己也有一张百夫长卡,如果卡没了人就没了,那岂不是说自己的命运也跟那张卡紧密联系在了一起?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刚刚找到了一个同路人,想不到这么快对方的生命就划了个句号。

得悉真相之后,张合欢对张富鑫谈不上恨,也谈不上什么感情,都是为了在这个平行世界中努力活下去,张富鑫的所作所为他也能够理解,换成是自己,也许同样会为了求生而不择手段地活下去。

张富鑫道:“还是决定跟你见一面,有些话我跟别人没办法说,说了别人也不会理解。”

张合欢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图谋你的家产,你给我的订金,我会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张富鑫道:“你当然不用担心赚钱的问题。”有百夫长系统外挂,做事自然如虎添翼,张合欢这次之所以能够破坏他的计划成功脱困,也是依靠了百夫长系统,张富鑫选择让步的原因不是良心发现,而是他已经失去了系统的眷顾,面对拥有外挂的张合欢,他没有任何的胜算。

张合欢道:“我进门的时候看到张家隆被警方带走了。”

张富鑫道:“各安天命吧,我们这样的人本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你知不知道我最担心什么?”

“什么?”

“我担心我死后,关于我的一切会彻彻底底的消失。”

“不会吧!”张合欢有些紧张,因为他和张富鑫拥有同样经历,今天发生在张富鑫身上命运,明天很可能就会发生在他身上。

张富鑫道:“这些年我一直试图搞清事情的起因,你比我幸运,至少可以看到结果,可以看到我死后会发生什么。”

张合欢道:“比起你死后会发生什么,我更好奇你来此之前发生过什么?你是什么人?”

张富鑫道:“来此之前,我是一个无恶不做的强盗。”

张合欢愣了一下,张富鑫哈哈大笑起来:“骗到你了!”他向张合欢招了招手,张合欢走近了一些,张富鑫道:“总有一天你也会像我一样,系统抛弃你了,你的运气从此发生了改变。”

张合欢道:“等我活到你这个岁数,我也就知足了。”

张富鑫感慨道:“不错,活到这把年纪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小子,帮我写一本自传吧,拍出来,至少证明我在这个世界上活过爱过来过,也算是留下了一点痕迹。”

张合欢道:“之前帮你写传记就把我弄监狱里了,你当我这么不长记性?”

张富鑫道:“我给你两百亿。”

“不要!”

“法律上你是我孙子,只要你交足遗产税,不会有任何问题。”张富鑫从枕头后取出一本日记递给了张合欢:“我这辈子的经历,你想看得全都在里面。”

张富鑫于当天下午两点去世,张合欢本来担心张富鑫死后会彻底消失,可后来发现张富鑫死后和常人无异这才放下心来。

张富鑫生前将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张合欢果真获得了两百亿的现金,张家成一文未得,对张合欢来说有点在意料之外,算得上是一笔飞来横财。

张家成虽然想前来大澳奔丧,但是张合欢竭力阻止,事情好不容易才得到解决,他才不想节外生枝,这其中的内情他也没告诉老爸,毕竟张家的秘密越少人知道越好。

张家盛在这次的遗产分割中未得分文,他也正式和富鑫集团做了交割,甚至连张富鑫的葬礼都没有参加就前往澳洲和妻儿团聚。

张家隆被警方传唤调查,直到父亲葬礼当日才获许离开。

葬礼结束的时候,天空下起雨来,从今天起意味着张家这个大家族开始四分五裂,大家各奔前程。

张合欢和楚七月离开的时候,迎面遇到了张家隆。

张家隆下意识地低下头去,他现在的麻烦才刚刚开始,警方针对富鑫展开了全面调查,身为富鑫现任董事长,他有太多事需要交代,过去富鑫的掌舵人都是张家盛,张家隆还真没有驾驭这艘巨轮的能力。

张家隆怎么都想不通,为何父亲会突然转变念头放过了张家盛和张合欢,更让他想不通得是,老爷子竟然留给张合欢两百亿现金,要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还是张合欢主动招呼了他一声:“张先生!”

张家隆停下脚步,毕竟做贼心虚,在这种状况下面对张合欢难免尴尬,老爷子给他留下了一份遗嘱,让他接受现实,以后不要再和张家盛、张合欢作对,昔日的恩怨在他身后一笔勾消。

张家隆道:“我还有许多事情去处理,不如咱们改天再聊。”

张合欢道:“还是现在聊吧,关系到富鑫的生死存亡,也关系到张家的名誉。”

张家隆当然能够听出他话里威胁的意思,于是点了点头,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走去,两人来到树下,各自打着自己的一把黑伞,透过黑色的墨镜观察着对方的表情。

张合欢道:“洗钱的事情我本想追究到底,可老爷子临终前拉着我的手非得用两百个亿来买你这条性命。”他也不是以德报怨的人,故意往张家隆心窝插刀。

张家隆想起被分走的巨额家产内心就在滴血,好不容易将张家盛踢出局,可没想到引来了这小子,天算不如人算,他向张合欢恨恨点了点头道:“拿走本不属于你的东西,你不怕遭报应?”

张合欢道:“找你过来,我是要告诉你,从现在起,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胆敢生事,我不会饶了你。”

张家隆点了点头:“希望你有生之年能把那笔钱花完。”

“不劳您费心!”

张合欢转身离去,走出没多远忽然听到一声细微的声响,然后身后传来惊恐的尖叫声,回身望去,只见张家隆直挺挺倒在了草地上,他的额头多了一个血洞,鲜血从他的脑后汩汩流出,染红了身下的草地。

张富鑫葬礼当日发生了两件事,张家隆于葬礼之上被人枪杀,三姨太徐宝珠因为目睹血腥的场面刺激过度,心脏病复发当场猝死。

张家短时间内就有三位重要的人物死去,在外界看来,这家豪门交上了噩运,徐宝珠的死虽然是意外,可张家隆死于谋杀却是无可置疑的事实。

警方将嫌疑放在张家盛和张合欢身上,还未離開大澳的张合歡不得不又去警局配合调查,不过这次很快就证明了自身的清白,张合欢也不想继续留在大澳,以免遭到过多的麻烦,在撇清嫌疑之后,第一时间离开大澳返回了国内。

坐在飞往国内的航班上,张合欢舒了口气,内心中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楚七月握住了他的手,柔情脉脉地望着他,轻声道:“一切都过去了。”

张合欢道:“没那么容易过去,大澳对张家的调查还在继续,这次不把张家查个底朝天他们是不肯罢休的。”他心中明白,在警方看来张家的每个人都有嫌疑,虽然自己暂时离开了大澳这个多事之地,可并不意味着麻烦彻底终结,围绕张家和他的调查还在继续。

楚七月道:“你担心会影响到公司?”

张合欢道:“公司已经上了轨道,而且我本来就不是一个专注事业的人。”

楚七月道:“要不,去欧洲散散心,你陪我去看看妈咪。”

张合欢摇了摇头:“还是留在国内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去哪儿都不如在家里安心。”

楚七月点点头道:“那,我陪你回鹏城。”

张合欢道:“好!”说完他又改变了想法:“还是去汉县吧,去你养猪场住一段时间。”

楚七月笑道:“好!”

围绕张家的调查全面展开,张富鑫多年前的案子被掀了出来,一时间闹得满城风雨,富鑫集团也因为接连接受重创,股价暴跌而不得不选择停牌,公司事实上已经处于停摆的状态。

张合欢这段时間都在汉县,几乎断绝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楚七月并没有呆太久,两天之后去了香江,这次是她父亲的案子有了进展。

安然来到了汉县陪伴张合欢,驱车来到猪场的时候,看到张合欢正围着鱼塘跑步,落下车窗笑道:“很用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