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美句 妙篇 热文 推荐 优文 佳句
 
站内搜索:

一句最牵挂的早安句子

吸烟有害健康的标语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榜 > 文榜
这个界面如此熟悉
更新时间:2022-08-06 06:36:02

  阮团团想到要见时琰,脚步都轻松了。

这些天,为了这森草,灵力简直都快要枯竭了。

现在,见到时琰,那简直是犹如在沙漠里面看见绿洲,她三步并做二步,跑了出去。

见到时琰的一瞬,阮团团这次并没有离他太近,怕太浓郁的灵力,让她腿发软。

“元帅!”阮团团笑着,在时琰一米外的地方站立。

她眉眼弯弯,像可爱的小月牙。

嘴角都带着笑意,两颗小虎牙露出来格外可爱。

“元帅好。”黎夜在阮团团身后出来,和时琰打了个招呼。

一时间,空气中的气氛,就好像就此凝结。

时琰和黎夜,四目相对。

这一瞬间,空气中都好像擦出了火花。

时琰就连敷衍的点头都不想要给黎夜,直接对着阮团团招了招手,冷声说道,“走了。”

阮团团和黎夜挥了挥手,示意下次再见。

黎夜在这个时候,却是上前一步,笑着说道,“团团,下次再见。”

黎夜说完,抬眸带着几分挑衅,“元帅,就算你是团团的亲人,我也希望你不要用这样命令的语气和她说话。现在团团已经长大了,就算你是他的父亲,也应该尊重一下团团了。”

“不要多管闲事。”时琰冷眼看了黎夜一眼,朝着黎夜走近。

就算是迟钝如阮团团,也看出了二人之间的不对劲。

阮团团瞧着二人之间,不知道怎么就战火值飙升,赶紧站在中间,双手打开。

“元帅,走了,我们回基地吧。黎夜就是这样,话有点多。”阮团团,“虽然他平时话不是这么多的。”

阮团团觉得黎夜说的话,很对。

当然看着时琰脸色已经臭成了这样,当然不敢直说。

“走吧。”时琰冷冷地扫视了一眼黎夜,随即看向了阮团团。

就算是黎夜最近和阮团团相处比较多,但只要他回来,阮团团还是跟着他走的!

她亦步亦趋地跟在时琰的身后,却不像往日那么亲近。

时琰现在已经没有半点见面的喜悦。

就算是上次见面,阮团团还是热情万分,拉着他的手不肯放开。

为什么这次,二人的距离那么远?

时琰脚步微微一顿,想让阮团团跟上来。

却没承想,他停了下来,阮团团也因此停了下来,丝毫没有想要靠近他的意思。

既然阮团团不主动靠近。

他就主动靠近一次吧。

时琰朝着转身,朝着阮团团走去。

他却看见,阮团团退后了半步。

她,退后半步的动作是认真的么?

时琰沉着双眸,脸上肉眼可见的翻滚起了乌云。

阮团团察觉到时琰的情绪变化,抬头看向了时琰,“元帅,怎么了么?”

“怎么了,你难道不知道?”时琰冷眼看了阮团团一眼,直接大步迈开,走到前面。

阮团团看着时琰走远了,赶紧大步追上。

很快,阮团团快速跟上。

她知道时琰的脾气来的也快,去的也快,现在就老老实实跟在时琰的身后不说话。

上了悬浮车。

就算是阮团团现在已经很习惯悬浮车的速度了,但时琰开着飞速的悬浮车,依旧是甩得她有些反胃。

时琰,一不高兴就开飞车。

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阮团团有些无奈,在几千岁的她面前,二十八的时琰,确实年纪很小了。

她要多多包容。

“坐下。”时琰冷声开口,他作为阮团团的家长,在相亲的事情上当然要好好过问一番。

“今天我来到你们学校,我用了精神力探查,当时整个学校就黎夜发现了我。”时琰声音清冷,“我确定他发现了我。”

“这个黎夜身份不简单,你不要和他接触了,我下面再好好查查。”

能够发现他的精神力探查,力量绝对不比他弱。

他竟然不知道,羲和还有这样的藏龙卧虎。

“我知道他不简单。”阮团团认真说道,“他是我的朋友。”

意思就是,以后让她和黎夜不接触了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她还想要研究一下,为什么黎夜的灵力就完全够用。

时琰看着阮团团在这件事情上竟然还帮着黎夜说话,脸色更差。

阮团团现在已经习惯了时琰身边的灵力程度,瞧着时琰脸色这么差,她赶紧坐在了时琰的身边,就像是孩子一样和父亲撒娇一样。

她又捏着时琰得衣袖,晃了晃他的手臂。

“元帅,你生什么气啊?我都已经这么大了,我有交朋友的自由吧。”阮团团声音细细软软的,“元帅,要是你真的查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再不和他做朋友好不好?”

听见朋友二字,时琰心底就有些不得劲儿。

朋友和男朋友,就差了个男字!

他更气了,是怎么回事?

“阮团团,你究竟是……”时琰满脸怒意,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阮团团怎么可以,一边那么喜欢他,一边又要去和别的男孩子做朋友的?

时琰的话还没有问出来,外面顾阳已经冲了进来。

他满脸不满,他好不容易抢到了今天下午的时间,结果发现阮团团已经不在学校了。

他好不容易追到了基地,这才看见,旁边还有时琰元帅。

顾阳现在可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好不容易抢到的时间,就算是对方是时琰元帅,他也不可能拱手相让!

“团团姐!你是不是因为时琰元帅回来,你就给他走后门?今天下午的时间,你就给时琰元帅了?”顾阳满脸不满,“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抢到的时间!时琰元帅现在的战争应激指数应该都还挺稳定的,你能不能不要给他开后门?!”

“团团姐!”顾阳都快要哭了,“我也想要和团团姐单独相处,我也想要团团姐帮我降低战争应激指数!”

阮团团想要直接上去捂住顾阳的嘴,但是顾阳就是要说。

她之前本来以为时琰还要几天回来,她怕自己坚持不到时琰回来的时间。

所以,她就用开放了下午的时间,做做兼职。

一边稳定一下老客户,一边顺便吸点稀薄的灵力。

谁能想到,时琰今天就回来了?

“你在那个界面,申请退钱吧。”阮团团,“今天不行了,改天给你补回来,不花钱那种。”

顾阳听到补回来,不花钱,瞬间不吵吵了。

马上,点开预约的界面开始退费。

顾阳没有隐藏这个界面。

时琰看着顾阳的操作,他越看这个界面,觉得越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