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美句 妙篇 热文 推荐 优文 佳句
 
站内搜索:

古风撩人情话100句 一句古风唯美

唯美青春的句子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榜 > 文榜
她小腹上的疤痕
更新时间:2022-12-04 21:10:22

  凌壹烫到了似的扔了毛巾,然后快速拿开了他的手,把衣服往下来盖住自己的伤疤,然后走得远远的。

“我去重新拿条干净的毛巾给你。”

说着,她又去了洗手间,反手把门锁上了。

隔着一层毛玻璃,她看到他已经站在了洗手间外面。

她以为他又要追问,可傅景洲只是默默地站在外面,一句话都没说,连她的名字都没叫出口。

凌壹闭上眼,深呼吸,调整了一下自己,才把差点要就喷涌而出的眼泪给逼回去。

良久,她自己开门走了出来,脸上已经一点异常都没有了。

只是房车内空间狭小,走道只够门的开合,傅景洲躲闪不及,被她开门的动作又打了一下。

凌壹赶紧又把门拉上了,隔着门问他:“没事吧?”

“没事,”傅景洲往旁边退了两步,给她腾出地方来:“出来吧。”

凌壹这才缓缓走出了洗手间,把手里的新毛巾递给他:“你自己擦吧。”

“嗯,好,”

凌壹侧身越过他,又走回了车厢后面。

两个人似乎已经有了默契,椅子是属于他的,床则是属于凌壹的。

凌壹坐在床边,看着还站在原地的他:“你过来坐吧。”

傅景洲吃一堑长一智,半佝偻着身子走了过来,重新在椅子上坐下,用毛巾胡乱擦了擦头发,西装外套水哒哒的,他脱掉,又去打开了车门,把水拧在外面。

皮鞋里面的水也全都倒了出去,袜子也吸水,他干脆全都脱掉了,光着脚走了过来。

第一条毛巾被凌壹胡乱扔了,他捡起来,隔着衬衫擦了擦。

他刚进来的时候,鞋底粘着泥水,毛巾掉在地上后沾了不少,已经有些脏了,白色的衬衫虽然被擦干了一些,但也沾上了一道一道的泥印。

凌壹在旁边冷眼看着他动作,良久才开口:“你……”

傅景洲停下动作,抬头看她:“怎么?”

两年没见,他的洁癖似乎完全没有了。

“这毛巾脏了。”

傅景洲看了看自己手里沾着泥土的毛巾,苦笑了一下:“没关系,这个吸水好,外套我可以脱下来去拧干水分,衬衫和裤子……不能脱啊。”

凌壹知道他说得对,于是没有再说话。

“回去送干洗店就好了,”他说:“扔了也行。”

凌壹依旧没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他衬衫的泥印。

傅景洲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一时有些弄不清她是什么意思,猜来猜去,最后只想到一个可能性——

她当医生当了这么多年,白大褂从来都是一尘不染的,怕是看不得白衬衫上被泥污沾染。

于是他问道:“要不,我去找陈平要一件换洗的衣服?”

“这个点,雅姐应该已经睡了,别去打扰他们了。”

凌壹收回目光,不再看他和他的衬衫。

是啊,有钱真好,弄脏了也无所谓,反正付了钱,干洗店就会负责洗干净,或者洗都不用洗,直接扔掉买新的。

凌壹有些悲哀的发现,他一件衬衫的价格就可以支撑公司运转半年。

或许,比小赵这六七年来辛苦攒下来的积蓄还要多。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凌壹,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

傅景洲重新在椅子上坐下,一边用毛巾吸着西裤上的水,一边道:“以后我再也不问了。”

凌壹背对着他躺下,声音小小的:“嗯,我就是困了。”

“睡吧。”

灯光的开关就在不远处,傅景洲伸手关了灯,车内一下子变得跟外面一样暗了。

外面依旧时不时雷声滚滚,轰鸣声响彻山谷,但或许是累极,凌壹缓缓睡去。

【剖腹产!绝对是剖腹产!】

黑暗的空间里,只有他的手机亮着,周勋又找他倾诉苦闷,但今天失算了,他被反攻了。

不但没倾诉成,反被当成了顾问。

听到傅景洲提到凌壹小腹上的疤痕,周勋立刻下了断言。

【景洲,小凌壹的孩子真的没了吗?】

傅景洲有些疲惫的用手撑着额角,只用一只手打字回复:【她亲口告诉我的,从那么高的楼上摔下来,孩子不可能保得住。】

【那你希望那个孩子存在吗?】

【我不知道。】

【景洲,你真的确认过了吗?那个护身符真的不是她的?】

【时间对不上,那一晚她被紧急叫去了医院,做了一台手术。凌壹既然敢这么说,就不怕我查,应该是真的。】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那个孩子真的还在,那跟你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嗯。】

【你还想跟小凌壹在一起吗?】

【废话,如果不想我找你做什么?】

【那你得想好,以后很有可能你们两个之间隔着一个父不详的孩子。】

傅景洲皱眉不耐:【凌壹接不接受我都两说,我巴不得想照顾她和孩子,现在的问题是凌壹根本不给我机会,她宁愿去跟一个各方面都非常普通的男人在一起,都完全不考虑我。】

【可是你刚不是说,她还帮你擦头发?】

【她说了,把我当哥哥,还有恩人,她对我好完全是出于这两种身份。】

【这事儿难办,当务之急我觉得你还是先找护身符的主人吧,如果真的不是小凌壹,那也得赶紧把人找出来,万一她偷偷生了你的孩子,十八年后过来跟你的亲儿子抢财产怎么办?】

傅景洲满头黑线:【我谢谢你,真看得起我,真以为一次就能怀?】

周勋并不想被他谢,还往他心里又扎了一刀:【这方面我不太懂,要不你去问问凌壹?】

【……】

周勋知道傅景洲现在估计心里不好受,也没有继续插刀了,认认真真给他分析。

【景洲,我是说真的,如果你打定主意这辈子就只想守着凌壹过了,那就趁早解决了护身符这件事。无非就是两种情况嘛,如果没怀孕,那你给人家点经济补偿,再去给凌壹说明情况,别瞒着她。你好不容易才找到她,别因为这个给以后埋下隐患,你自己告诉她和她从别人口中知道,性质完全不一样。】

【嗯。】

【如果那个女人真的怀孕了,还把孩子生下来了……那你准备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