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美句 妙篇 热文 推荐 优文 佳句
 
站内搜索:

蝴蝶比翼双飞,永相随

qq说说伤感男生心累了 男生励志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热文 > 热文
二百零一章 过年了
更新时间:2022-09-23 07:19:40

  周子扬被勾起了馋虫,偏偏沈佩佩在这边周子扬不好操作,无奈只能憋着想早点到家,于是后半段周子扬开车,给她们来了一场速度与激情。

差不多一点半的时候到家,此时周父还在上班,沈美茹一个人在家,周子扬他们回家的消息沈美茹是知道的,所以一大早就开始出去买菜煲汤,只是没想到两人这么快回家。

周子扬解释说是胡老师开车送两人回来的,沈美茹看到胡淑彤开的是奥迪车,立刻肃然起敬,对胡淑彤也热情了起来,招呼着胡淑彤进屋喝点茶。

而胡淑彤却客套的说不用。

“我一会儿还有事情呢,子扬妈妈,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胡淑彤笑眯眯的说。

周子扬把行李拿下去以后又上了副驾驶,沈美茹问周子扬要去哪里。

周子扬说出去办点事。

“你爸爸一会儿回来。”沈美茹想说,如果周父回来不见周子扬估计又要生气。

周子扬却说没事,自己在他下班前回来。

之后让胡淑彤开车,两方就此分开。

之前在车上的时候周子扬就有些憋不住,现在好不容易把沈佩佩送回家,周子扬终于忍不了,拉着胡淑彤就要去酒店。

但是胡淑彤却是害怕了,主要是小地方熟人太多了,如果让别人看到自己和以前的学生开房,怎么想怎么别扭,胡淑彤的名声已经臭了,但是越是这样胡淑彤就越是小心翼翼。

周子扬很无语说,你以为小县城就真的是小地方?一百多万人呢?谁管你这么多?

“等找到住的地方好不好,好子扬。”胡淑彤伸手去摇晃周子扬的腿,可怜兮兮的撒娇,她是真不好意思在这里和周子扬去酒店,一旦遇到熟人,她就真的完了。

而周子扬却只是说她是掩耳盗铃,一时间有些烦躁,但是却也没办法,想了半天,周子扬说:“先给你找个住的地方吧。’

胡淑彤嗯了一声,可怜兮兮的看着周子扬,欲言又止。

周子扬知道她想说什么,道:“我不上去。”

以前在金陵没有发现,现在才发现胡淑彤的胆子真的小,她说她是老师,教过好多学生的,万一真的被学生看到了自己和周子扬从酒店出来,说不清楚。

对于她这样的说辞,周子扬理都不理,有时候女孩子的想法,周子扬是真的不理解的,在周子扬看来,就算被人知道也无所谓,你又不在这个城市生活了,有必要在意这些么?

车子行驶到县城里唯一的五星级大酒店的地下车库,胡淑彤意识到周子扬的情绪有些不高,小心翼翼的问:“就住这里?’

“嗯。’

“你生气了?”胡淑彤说着,把自己纤细的小手放在周子扬的腿上晃了晃。

“一肚子的气,你又不能帮我放气,”周子扬说。

胡淑彤撒娇的哼哼了两声,主动依偎到了周子扬的怀里,用自己的脑袋去蹭周子扬的下巴可怜兮兮的说:“别生气了好不好?’

胡淑彤娇躯柔软,身上有着淡淡的香水味。

眼下去下午,地下车库里没什么人,胡淑彤又把车子停靠在了最边边的地方,这边为了省电,连灯都没有,又是监控的死角。

周子扬也大胆起来,手使劲伸进了胡淑彤的领口。

随着周子扬用力,胡淑彤难过的娇哼了两声,周子扬吻住了胡淑彤的小嘴,两人就这么亲了一会儿,胡淑彤涂着口红的小嘴格外的柔软,周子扬恨不得咬上两口。

在周子扬上下其手的时候,胡淑彤的手也不老实,她都已经跟了周子扬一个学期了,自然知道要怎么取悦周子扬。

周子扬问:“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胡淑彤盯着周子扬,幽幽的说:“那不然去后座?’

周子扬没说话,直接下了车。

胡淑彤跟做贼一样跟着下了车,两人一起来到后座以后,胡淑彤都准备脱裙子了,周子扬说不用。

于是两人就这么在车里折腾了好一会儿,到了差不多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周子扬接到了一个电是周国良打来的。

问周子扬去了哪里。

周子扬说在外面有事。

“有什么事,赶紧回来。”

“你不是没下班么?’

“哪这么多废话?’

周子扬的父亲是很典型的**型父亲,蛮横不讲理,之所以对周子扬没好脾气,周子扬也能理解,毕竟自己出去一学期都没怎么理他。

挂了电话,周子扬从车子里出来,给胡淑彤拿了五千块钱,让她去酒店开房,然后剩下的是这些天的零花钱。

“我有钱..”胡淑彤想和周子扬说,自己和周子扬在一起真不是因为钱,而且哪有这个样子的,刚和你亲热完你就开始给钱,总感觉怪怪的。

而周子扬是真的没想那么多,不耐烦的说:‘哪有这么多废话,这大过年你回来一趟,不要给父母买点东西?

“你是我女人,给你花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以后我给你钱你就拿着,别说废话。”

周子扬说话的口气虽然不好,但是胡淑彤听完却是觉得暖暖的,她一直想逃离农村,但是她的骨子里却有那种农村小女人的感觉,就是被男人征服以后就会被对男人千依百顺,这无关年龄的问题,而是说男人是一家之主,这是从小到大潜移默化的影响。

此时周子扬虽然没有和胡淑彤结婚,但是胡淑彤却是把周子扬当成自己的男人,什么都听周子扬的,尤其是听了这话看向周子扬的眼神更是一副小迷妹的样子:“我知道了!’

说着,胡淑彤搂着周子扬,主动的在周子扬的脸上亲了一口。

周子扬说:“你现在不怕被发现了?’

“讨厌。’

又和胡淑彤闹了一会儿,周子扬一个人打车回家,刚回到家就被父亲火急火燎的带出去吃饭。

连带着沈美茹和沈佩佩都被带出去了。

周子扬之所以懒得回家就是因为,家里父亲的应酬太多了,而且每次应酬都要带着自己,尤其是过年的时候,他的那些在外地工作的好友全部都回来了,周父就会带着周子扬一个又一个的去吃饭。

周子扬本来以为自己晚来几天可以少见几个人,然而周子扬还是太天真了,周父好像就是想炫耀儿子一样,把所有的饭局都排在这么几天,变着花样带周子扬吃饭,和朋友吃,和亲戚吃,和领导吃。

小县城的娱乐方式有限,但是饭店是真的不少,最热闹的一条街道全部都是饭店。

周子扬是2月5号回来的,跟着父亲连吃了三天,到了除夕的时候,徐淮下了一场大学,2011年的时候,徐淮的天是真的冷,不像是后世,感觉全球变暖,徐淮都要成了湿冷的地方了。

当时的徐淮,冬天的时候屋檐上也会接起两米多长的冰锥,一场雪过后,窗外白茫茫的一片,道路全部被遮挡。

一脚下去,脚踝都会陷入雪里。

周子扬前世的时候高考结束就不怎么回家了,前几年的时候,父亲也会打电话催促自己回家,但是每次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

接着父亲牛脾气就上来,怒吼道:“我不管你了!你死在外面吧!’

周子扬当时也是倔脾气,对父亲说死在外面你就帮忙收尸吧!

然后父亲就会气破口大骂,重生以后周子扬脾气已经改了很多了,最起码不会因为一些没必要的事情和父亲争论。

印象中,父亲过年的时候特别忙,因为总有一些人来请吃饭,或者是一些同村人扛着自家的玉米蔬菜来送给父亲,说一些感谢父亲的话。

那个时候周子扬其实是很不屑的,因为他觉得父亲特别虚伪,父亲明明很喜欢这种别人吹捧的感觉,但是表面却装作一副,哎呀,不用不用的,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对于这些话,周子扬嗤之以鼻,即使是现在,周子扬依然也觉得这个老头子特别的搞笑。人家说富贵不归乡如衣锦夜行,一晃眼周父都已经从农村走出了二十年,他算是村子里最有出息的人,也因为他,周家现在是村子里混的最好的大家族,年轻一辈,但凡有点出息,都已经在城市找到工作。

稍微次一点的,在村子里也算是吃得开。

每年过年的时候,王璇总是开着黑色的奥迪a6带着周国良一家回家,后备箱里全是茶叶补品。

每次回家的时候,汽车后面总是会跟着一群村子里的孩子,有认识周父的就会在那边喊,周大,周大!

等到到家门口的时候,车后面已经跟了好多人。

这个时候,周父就会装模作样的下车,和一群村子里的长辈们嘘寒问暖,而村子里的人也会吹捧一番。

但是不得不说,周父对村子里的人的确也不错,村子里因为出了个周国良的缘故,如今已经从贫困村成了十里八乡里最富裕的村子,最起码每一个年轻人都有工作。

一个个憨厚朴实的年轻人要么就叫周国良叔,要么就叫大,周家几个没学历的年轻人,要么就是包了桃园,要么就是包了荷塘,还有就是包了个山头挖矿的。

周家在村子里的小洋楼都已经被后辈们翻修了好几次,周父在前面慰问乡里人,周子扬就在后面没事干在那边玩手机。

这个时候,几个在村子里的堂兄弟们就会讨好的过来和周子扬打招呼:“弟!”

周子扬嗯了一声。

周子扬小的时候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所以爷爷奶奶对子孙辈里,周子扬是最亲的,像是这样回村子里,爷爷奶奶不会去理会周国良,反倒是会过来拉着周子扬的手在那边看瘦没瘦?

两个老人都是地地道道的庄稼人,对周子扬的爱也是很淳朴,爷爷在和父亲寒暄的时候,奶奶会偷偷的把周子扬拉到旁边,小声的问:“那个女人有没有虐待你?’

“啊?”周子扬听了这话不由轻笑。

却见奶奶讳莫如深的看一眼在周国良身边穿着旗袍的沈美茹,沈美茹身材是好,也漂亮,但是在奶奶这样的老人看来,那就是败坏家业的狐狸精,从周国良和沈美茹结婚的时候,奶奶就不止一次问周子扬,沈美茹有没有欺负自己?

周子扬的奶奶,对沈美茹和沈佩佩从来没有过好脸色,沈美茹倒是一直恭恭敬敬的叫妈,可是周子扬奶奶却是从来没有理会过,

她拉着大孙子嘘寒问暖,在那边说,看你,都瘦了,肯定是那女人饿的。

“缺钱和你奶说,你奶有钱!”奶奶干瘦枯黑的手紧紧的拉着周子扬的手,然后就从裤兜里掏钱,全部都是百元大钞。

悄悄的递给周子扬,还在那边小声的说别让那个坏女人知道了。

当天晚上杀了两只老公鸡,做了一桌子满满当当的菜,摆了两桌子,男人一桌子,小孩和女人一桌子。

女人在那边忙碌着,男人则在饭桌上喝酒,周子扬以前是在小孩那一桌的,今年却是要在大人这一桌。

又是新的一年,几个在市里做事的几个表哥,新的一年里工作都有些调动,能力强的大表哥被下放到了镇子里,虽然说是偏僻地方,但是大小也是个领导,最起码在那么个一亩三分地里,大表哥说话开始变得有分量,也算是事业有个起点。

打牌的时候,大表哥突然和周子扬说了一句,说胡淑彤的家庭就在自己的辖区,周子扬楞了一下,问什么意思。

大表哥咧着嘴说:“那女的借了你十万块钱,你哥肯定要帮你查一下的,她把钱还你没?

几个表哥都比较关心这件事,毕竟十万块钱借出去了,他们觉得周子扬这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不知道民间疾苦,但是自己肯定要帮这个表弟好好把着关,万一胡淑彤是骗子,借了钱跑了该怎么办?

所以那次以后,几个人就已经把胡淑彤的背景调查的一清二楚。

大表哥的意思是,这次调任也是巧合,如果那女的还没还钱的话,自己可以帮周子扬去胡淑彤家里转一圈。

周子扬说没必要,说既然调任过去,就帮自己好好照顾一下他们一家好了。

“听你这意思,是拿下了?”大表哥咧着嘴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