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美句 妙篇 热文 推荐 优文 佳句
 
站内搜索:

吸烟有害健康的标语

一句最牵挂的早安句子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热文 > 热文
来自大哥的关心
更新时间:2022-08-06 07:34:39

  其实能感觉到男人的力道轻了很多,但还是疼,是那种又酸又胀又麻的感觉,就像有人有蚂蚁在往你的骨肉里钻一样。

“疼疼疼,你轻点!啊,疼死了……”

厢房里,凌春花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自个爸爸,“爸爸,婶娘她们在做什么?”

凌江捂住女儿的耳朵,“婶娘和你叔父在玩闹呢。”

凌春花疑惑的拧着细眉,“可我听到婶娘在喊疼啊,叔父不会是在欺负婶娘吧?爸爸,我们去帮婶娘!”

凌春花说着就要掀被下床,凌江赶紧将女儿按回被窝。

“春花,你别去,我去看看,你乖乖在房间里,外面冷,出去会受晾的。”

受晾就会感冒,感冒了就要花钱。

凌春花小脑瓜子算得很清楚,听话的裹着被子在房间里等。

凌江披上棉袄出了门,却没有往云茉的房间去,反而往相反的方向去了库房。

凌江的一杆烟还没抽完,云茉房间里的动静就停了。

嘶,这么快?

他弟弟的身体似乎不大行啊。

凌江看着黑沉沉的天,心里有些发愁。

大概是适应了凌川手上的力道,亦或者是疼痛的地方被揉散了,云茉逐渐手臂上的痛感没有那么强烈了,甚至还有点说不出道不明的舒爽。

睇着男人专注认真的眉眼,云茉冷不防就想起了新婚夜的晚上,她摔倒时喊了一声,隔壁的李丽就误会两人在干什么。

她刚才叫得好像比那晚更大声,大哥和侄女应该都听到了吧?

云茉的脸腾的一下烫了起来,“凌川,大哥不会误会我们在干什么吧?”

凌川抬起黑眸看她,“误会什么?”

灯光下,男人眉眼深邃,眸底似乎凝聚着光,又透着茫然。

云茉尽力忽视脸上攀升的热意,淡定的摇头,“没什么,揉完了吧?”

凌川轻嗯一声,有些粗粝的指腹捏了捏她胳膊,“还疼吗?”

“一点点。”

“那我加点药酒再揉一揉,等完全揉开了后,会觉得热热麻麻的。”

“哦。”

等两条手臂都揉好药酒,已经快12点了。

如男人所说,两条手臂都感觉在发胀发热,麻麻的,但没有了酸痛感。

闻着难以去除的药酒味,云茉一觉睡到了天明。

起床时,她特意活动了下,虽然两边手臂还有点酸软,但是没有什么痛感。

等云茉洗漱好,换好衣服出去,发现今天的早饭特别丰盛。

有鸡蛋、包子、烧饼、八宝粥,这些就算了,居然还有一锅鲜浓油亮的鸡汤。

“弟妹,别愣着了,坐着吃吧,一会就凉了。”

看着凌江喜气洋洋的脸,云茉心里不免纳闷。

“大哥,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

“那什么,弟妹你不是要考试了嘛,多做点好吃的,给你补补身体,到时才能考出好成绩。”

一边说着,凌江一边端起碗帮云茉盛汤,盛好汤,还不忘往里放了块大鸡腿。

云茉将信将疑,不过鸡汤炖得真不错,汤里放了姜片、当归、山药、红枣和枸杞之类的。

大冬天的喝上这样一碗热乎乎的鸡汤,简直不要太舒服。

“弟妹,味道还行吧?”

“嗯,好喝。”

凌江顿时笑眯了眼,“好喝你就多喝点,炖了一大锅呢。”

说完,凌江转头又拿起一个大海碗,盛满汤,连同另外的一只鸡腿,满满的一大海碗端给凌川。

“川子,来,这是你的。”

凌川下意识推辞,“大哥,鸡腿给春花吧,我喝汤就行……”

凌江拦住他的动作,“你吃,川子啊,你该好好补补身体了。”

凌川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家大哥,手在胸口处拍得呯呯响,“我身体好着呢,不用补。”

凌江脸上流露出“看穿不说穿”的莫测表情,“哎呀,你听大哥的话,春花她吃根翅膀就够了。”

凌春花跟着脆生生的开口,“婶娘和叔父吃鸡腿,我和爸爸吃鸡翅!”

“春花说得对!行了,川子,你吃吧,凉了就腥了。”

见此,凌川也没再推辞,拿起鸡腿大口啃起来。

这个年代的鸡都是纯喂粮食和菜叶,肉质和口感比后世那种养殖厂饲养的饲料鸡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哪怕不蘸佐料,就这么白味吃起来都特别的香。

就是吧,云茉心里总觉得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吃饱饭,云茉背上书包出门,凌川如往常一样的送她去车站。

“早上的鸡哪来的?”

凌川同样茫然不解,“不知道,我起床的时候,大哥已经把鸡都炖着了。”

云茉瞅着他,“是不是你跟大哥说了什么?”

“没有。”

“那大哥怎么大清早的就炖鸡给我们吃?”

虽然这段时间两兄弟挣了些钱,生活也开得比以前好了些,但也没有富裕到大清早就吃鸡的程度。

“可能是大哥觉得你这段时间太辛苦了,又是办厂又是做雪花酥,还要顾着学习,担心你身体累垮了。”

云茉还想说什么,但是电车来了,她只得挥了挥手,急急忙忙的上了车。

等凌川回到家,凌江正推着自行车准备出门。

凌春花背着小书包跟在自行车的后面,看到凌川回来,嗓音甜软的说道:“叔父,我去上幼儿园啦。”

凌川摸摸侄女,“乖,春花,你去门口等会,我跟爸爸说几句话。”

“喔。”

等凌春花迈出大门后,凌江率先开了口,“川子,昨晚我都听到了,大哥是过来人,明白的。不过你以后还是得悠着点,弟妹年纪还小……”

凌川的脸膛慢慢变红,终于意明白凌江为何大早上炖鸡汤的了。

“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样。茉茉前两天炒雪花酥把手臂伤了,我昨晚帮她揉药酒来着。”

“昨晚,你们是在揉药酒啊?”

凌江脸上的失落,简直不要太明显,“就只是揉了药酒?没干别的?”

凌川讷讷不语,一张俊脸直红到了脖子根。

凌江犯愁的叹气,“川子,你说你跟弟妹都结婚半年了,说出去,人家都会笑话你。”

凌川脸上的局促慢慢散去,脸上恢复了一惯的坚定和认真。

“大哥,别人爱说什么是别人的事,我管不着。茉茉还有半年就高考了,我帮不上她的忙,但也绝不能拖她后腿。”

------题外话------

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