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美句 妙篇 热文 推荐 优文 佳句
 
站内搜索:

唯美青春的句子

古风撩人情话100句 一句古风唯美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妙篇 > 妙篇
惊天大案
更新时间:2022-12-04 21:09:01

  一名通政司知事,正八品小官,曾被番子欺辱,抓进牢里受尽折磨,又被抢走了妻子,其妻不堪凌辱,自尽身亡,后左通政见他可怜,将他从牢里救了出来,足足修养了大半年,才勉强恢复,但一条腿瘸了。

谁料,此人竟悟出了儒家神通,于昨晚夜里,将当初曾欺辱过他的番子,合计数十人,一起杀了个净光!

其中有凌辱过他妻子的,被当场阄了,并把割下的子孙根喂了狗,而番子的家人,上至父母,中至妻妾,下至幼儿,也全部被杀,合计几百条人命!

此人已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这……”

听到这个消息,王宵等人均是震惊之极!

够狠啊,真真应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

小翠却是道:“如今京城里,人人叫好呢,也是那些番子无恶不作,结的怨太多了,以前没人能整治他们,现在读书人领悟了神通,随手就能杀了,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欺负人!”

“哎!”

紫鹃叹了口气道:“他们的家人,又有什么罪?”

王宵淡淡道:“当雪山崩塌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要变天了,我们读书人的时代要来临了,你们虽然没有功名,却有文气,也可修得神通!”

“嗯!”

黛玉点了点头,问道:“王公子要不要去翰林院?”

王宵道:“本来我想划划水的,没想到出了这档子事,还是去看看为好。”

随即回里屋换上官服,去往翰林院。

当王宵赶到的时候,整个院里,没有做学问的人了,都在议论纷纷,并且越说越兴奋,毕竟番子人人厌恶。

锦衣卫好歹是世袭,几百年下来,与各地的豪强富户盘根错结,就算把人捕进诏狱,也轻易不会动用大刑,除非是那种没关系没后台,结局已经注定的官员。

而番子多来自于地痞流氓,是社会的最底层,仇视富人权贵,一朝掌握了权力,难免心态失衡,变着法子折磨,怎么残忍怎么来。

“好哇,好事啊!”

“第二批已经进去了,我轮在第三批,好期待啊!”

“诶,王大人,王大人回来了!”

突然有人看到王宵。

“王大人这段日子上哪儿去了?”

“哎~~”

王宵摇头叹气:“别提了,碰到个癞头和尚,非要送我美人儿,我想着哪有这等好事,再说我们读书人哪能被美色所惑,遂言辞坚拒,结果他把我捉了去,关了足足七八天,亏得燕大侠把我救了出来,卫大人在罢?”

“在,在里面!”

有人忙道。

王宵径直离去,来到里间,正见卫渊坐在椅子上,面色阴晴不定。

“卫大人,可悟出神通了?”

王宵笑着问道。

“王……王大人,何时回来的?”

卫渊一惊。

王宵把在外的说辞重复了一遍,又道:“卫大人,下官是被个和尚掠走,并非故意不来点卯,不知卫大人可否公正对待下官的考评?”

“这……”

卫渊心里歪腻之极,如果他修出了神通,会毫不犹豫的与王宵切磋切磋,可惜他没有,当初差点被王宵掐死的阴影还在,只得哈哈一笑:“本官是知晓王大人,自会公正对待王大人的考评,王大人放心便是!”

“如此甚好!”

王宵点了点头,又道:“昨夜的那事卫大人知晓了罢,不知内阁和朝廷对此事有何看法?”

“此事的影响太大了,本官也在等内阁的通告呐,王大人不妨先留在衙门里,听候通知便是!”

卫渊叹了口气。

王宵道:“下官要再上一封折子,借卫大人纸笔一用!”

“什么?”

卫渊面色一变。

“请卫大人暂时让一让!”

王宵笑道。

“你……”

卫渊怒视王宵,但须臾间,就软了下来,让出了座位。

说到底,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卫渊有家有口,哪敢和王宵这个刺头硬肛?

王宵的折子是,再次提请慈圣圣母皇太后为兴安皇帝议庙号,并祔庙。

卫渊头都大了,这小子真是火上添油,闹事不怕大啊!

朝廷都已经焦头烂额了,他一回来,不为朝廷分忧,还继续纠缠祔庙的破事,这是让北静王一刻都不得安生啊。

卫渊现在最想的,就是把王宵踢出翰林院,这样的小祖宗,本官伺候不起!

“卫大人可要润色?”

王宵写好之后,向卫渊问道。

“不,不了,就照王大人写的呈上去!”

卫渊咬着牙,作了批示,将折子交由吏员,送往司礼监。

王宵耐心的等待起来。

他猜测,朝廷必为东厂番子被杀一案争论不休,自己又在这当口火上浇油,指不定会宣自己上殿,他在等上殿的机会,判断元春对自己的态度。

此时的养心殿,气氛极其紧张,元春抱着小皇帝高坐御座,另一边坐着太后,太后在名义上还是东太后,也被请了来。

下首有北静王、王子腾、张成琳、高明与武恺。

“太后!”

北静王道:“此事极其恶劣,若不尽快将那凶徒缉捕,明正典型,朝廷颜脸何在?”

张成琳不急不忙道:“王爷说的是,一夜之间,数百口死于非命,确是不能坐视,但即便是抓到了于悦又能如何,若不从根子上解决,今后这样的事件,还会一再上演!”

“张卿的意思是……”

元春问道。

北静王暗骂了声愚蠢!

和文官说话,哪里能顺着他的话头说?

果然,张成琳道:“东厂自组建以来,欺男霸女,强取豪夺,民怨沸腾,劣迹斑斑,试问京师百姓,哪家哪户没受过东石之害?

所谓治标还要治本,臣请两宫皇太后下旨,裁撤东厂,凡民怨重,罪大恶极者,悉数押往菜市口斩了,以平民怨!”

“这……”

元春现出了难色。

东厂作的恶皇家会不清楚?

为害甚于锦衣卫百倍,可是皇室为何要设东厂,不就是锦衣卫被文官腐蚀的太深了么,才不得不另起炉灶。

如果裁撤东厂,皇室就等于被拨了牙的老虎。

“太后,不可犹豫啊!”

武恺语重心长道:“天下大变在即,不知多少双眼睛在望着宫里,于悦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可是于悦一案,当年闹的沸沸扬扬,东厂番子及家人枉死,难道于悦那含辱而死的妻子,他那年长的父母,他那还未来得及出世的儿子,就被人一脚从母腹里踢了出来,难道不冤?”

高明也道:“方今天下,正值多事之时,稍有不慎,必惹来泼天大祸,请两宫太后顺民心,解散东厂,严惩罪魁!”

北静王心沉了下来,如今的态势很明显,那三位完全站在了文官一方,借用于悦杀人案,向太后逼宫,剪除东厂,于是打了个眼色给王子腾!

王子腾没参加过科举,族中子弟,也不以读书见长,如今读书人掌握力量的后果已经显现出来了,无法无天的程度,连他都瞠目结舌。

即便是为了自家的安全,也不得不站在北静王一方。

于是道:“三位大人,今次是为于悦案而来,东厂之事,可容后再议,先处置了于悦杀人案方是正理,否则如不惩治,天下读书人有样学样,悟出了神通就敢杀人放火,天下还不乱了,难道三位大人愿见祖宗江山毁于一旦?”

“这……”

三人被扣了顶大帽子,不由心中一凛。

张成琳问道:“依王大人之意,又该如何追缉于悦?”

北静王幽幽道:“读书人掌握了力量,若不加以约束,必天下大乱,仅仅一个于悦,就杀了几百人,将来领悟神通的读书人会越来越多,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两位太后,臣提议,引入佛道二门监察天下读书人!”

“不可!”

张成琳面色大变道:“历朝历代,皆不许外道干政,难道王爷忘了,南朝三百八十寺,忘了黄巾之乱与孙恩徐道覆之乱?”

北静王不以为然道:“以前读书人没有力量,故有乱生,现在有了力量,可与佛道互相制衡!”

昨夜事发后,法海又一次找到他,重提了旧事,这次,北静王也感受到了深刻的危机,哪怕明知是与虎谋皮,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下。

王子腾接着道:“就算佛道将来作乱,那也是将来的事儿,圣人有云,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哪有放着眼前的乱局不理,去操心没发生事情的道理?”

张成琳、武恺与高明不由相视一眼,暗暗责怪起了于悦。

本来读书人掌握神通是好事,可以逐渐将勋贵势力踢出朝堂,可是于悦做的事太暴烈了,你冤有头,债有主,杀些番子也就算了,还去杀人全家,给了勋贵引入佛道力量,制衡文人的最佳口实。

北静王暗哼一声,又道:“两位太后,臣有异人引见,一位是金山寺主持法海禅师,另一位是白云观主持守正真人,皆为真正的世外高人,淡泊名利,唯悲天悯人,请太后宣召!”

元春看了眼太后,见过异议,便道:“宣!”

“是!”

马督公施礼离去,不片刻,引来了法海与守正,一僧一道,均是白须白眉。

法海披着金光闪闪的袈裟,守正身着靛蓝色道袍,一个满目慈悲,一个仙风道骨,即便是张成琳、武恺与高明,也不得不赞了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