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美句 妙篇 热文 推荐 优文 佳句
 
站内搜索:

qq说说伤感男生心累了 男生励志

蝴蝶比翼双飞,永相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美文 > 美文
噎死人
更新时间:2022-09-23 08:57:19

  陆逸尘有些忍不住了,直接道:“那就麻烦姐夫帮我运作下,我想去安和医院。”

在场的人最了解陆逸尘在医术上的造诣也就是路天朗跟钟湘瑞了,路老头找人专门调查过陆逸尘,他知道了,也就意味着钟湘瑞知道了。

就冲陆逸尘的技术,他想去安和医院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安和医院还得夹道欢迎,现在说这样的话,摆明了就是在恶心刘洪波。

路天朗跟钟湘瑞都不喜欢这个自以为是的小子,太讨厌,所以谁都没说话。

但这话却把刘洪波给噎得够呛,牛皮他吹出去了,结果陆逸尘直接给他来个回首掏,你不是说你在京城认识的人多吗?你不说能帮我进京城的大医院吗?行,你把我弄进安和医院去。

所有人都看向刘洪波,刘洪波感觉下不来台了,他立刻恼羞成怒的道:“去安和医院?你知道安和医院是什么医院吗?那是全国最大,也是全国技术最好的医院。

你什么学历啊?你有什么本事啊?还想进安和医院,你这不是痴心妄想吗?先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别张嘴就来。”

陆逸尘也不恼,继续道;“你刚不是说你在京城认识的人多吗?你刚不是问我想不想去京城的大医院吗?现在我说了,你又办不了?办不了就别吹牛啊。”

刘洪波被陆逸尘呛得脸红得都紫了,此时他是真下不来台了,本就想当着钟湘瑞的面显呗一下,谁想陆逸尘这狗东西不按套路出牌,张嘴就要去安和医院,这咋办?

在陆逸尘看来这刘洪波也没什么脑子,男人喜欢在漂亮女孩面前显呗这没什么错,只要是男人就有这毛病。

但你显呗前先琢磨好后路,牛皮吹出去了,圆不回来了,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然后在自己往里边跳吗?

陆秀敏赶紧解围道;“好了,晨晨、洪波咱们不说这事了,咱们这一家子人团圆了,还有路大爷跟湘瑞也来了,咱们也别等过年了,中午咱们就做点好吃的,都喝点,庆祝下,那个,东强中午饭咋俩来,走,走。”

陆秀敏说完就跟李东强进了厨房,刘洪波感觉丢了面子,脸色很是不好看,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就去旁边的屋子了,但临走前却没忘在看一眼钟湘瑞,这女孩实在是太漂亮了,就跟天上的仙女似的。

陆逸尘也懒的搭理刘洪波这么个没什么脑子的废物玩意,直接道:“姐你在京城怎么样?”

李丽无奈一笑道:“就那样呗,在个小公司当会计,你大姑跟你大姑父到处给人打零工,日子还过得下去。”

其实李丽要是业务能力强的话,陆逸尘到是想让她来管集团的财务,但奈何李丽的能力有限,而唐风集团的规模却越来越大,财务这块的工作李丽还真胜任不了。

不过陆逸尘却可以用其他的办法帮下李丽,这对于他这个重生者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等过两天把那个讨人厌的刘洪波打发走,在说这些事。

自己现在发达了,总不能忘了家里人,也得让家里都过上好日子。

陆逸尘笑道:“姐你放心吧,你的好日子很快就会来了。”

李丽笑笑,也没说话,他跟陆秀敏都不知道陆逸尘就是唐风集团的老板,这事陆大有没跟他们一家人说,怕的就是他们去找陆逸尘,给自己孙子添麻烦。

不过陆正东到是跟陆逸尘提过,让他帮帮大姑还有老姑一家,总不能自家发财了,自己姐姐跟妹妹还在外边为了一口吃的而吃苦受罪。

这事陆逸尘早就盘算好了,也打算今年过年就把这件事搞定。

中午的饭菜很是丰盛,陆秀敏手艺不错,她在京城也接给人去做饭的活,要是没点手艺,这活可接不下来。

陆逸尘吃到香甜,但刘洪波却是不怎么动筷子,因为心里来气,钟湘瑞就坐在陆逸尘旁边,时不时还会给陆逸尘夹一筷子菜。

这就更让刘洪波心里嫉妒得要死了,钟湘瑞这么做,也是故意气刘洪波,前两天吃饭的时候钟湘瑞可不会给陆逸尘夹菜。

看到这一幕路天朗到是挺高兴过,但陆逸尘却有些别扭,看钟湘瑞用公筷又给自己夹了菜,陆逸尘忍不住道;“不用给我夹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钟湘瑞笑道:“你老是吃肉,一点菜都不吃,这可不好,小孩都知道不能挑食,要什么都吃,这样才有足够的营养,是把聂勇。”

聂勇脸上的伤还没好,手上的绷带也没拆,但却并不妨碍这小子把嘴塞得满满的,此时他已经没办法说话了,只能是连连点头。

陆逸尘看看钟湘瑞,有些无奈,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你管我这么多干嘛?女人就是烦。

路天朗道:“你小子就是欠人管,等你俩结婚了,正好就有人管了,我说陆大有你个老不死的,啥时候把倆孩子的婚事给办了啊?”

刘洪波一听这话,猛然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道:“结婚?嫁给他?我说老爷子您别开玩笑行不行?他就一个小大夫,养得起你这外孙女吗?”

路天朗不由一瞪眼,我家的事,关你屁事?

但刘洪波好歹也是陆大有的外孙女婿,有些话他是不好说出来的。

钟湘瑞笑道:“我说姐夫,什么叫开玩笑啊?结不结婚是我倆的事,他是个小大夫我也不嫌弃他啊,我也不用他养活我,我自己的工资能养活我自己。”

这话又把刘洪波给噎得够呛,气得他猛然站起来道:“不吃了,好心当成驴肝肺,什么玩意。”说完这货调头就走了。

看来今天就得把这小子给打发走,陆逸尘看看李丽,但却什么都没说,说去个厕所,接着这功夫陆逸尘打了个电话。

很快陆逸尘就没事人似的回来了,继续坐在那吃喝,跟陆秀敏他们聊天,这顿饭大家吃得都挺高兴,但就是刘洪波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