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美句 妙篇 热文 推荐 优文 佳句
 
站内搜索:

唯美青春的句子

古风撩人情话100句 一句古风唯美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美文 > 美文
初见大儒
更新时间:2022-12-04 18:47:18

  放一些前世名篇出去,大肆宣扬,用此去钓鱼?

不行,这种手段太粗糙,目的性太明确,傻子都看得出来,别说那些个人精般的隐世大儒了,完全不适合张布衣。

而且三十年前的陈连舫就已经试过了,没什么用,城里隐的这位勾不出来的。

难道要这么放弃?

但是好不甘心啊,那可是大儒啊!

陈连舫模板钓鱼成功,出了一张宣纸,就让他儒生模板成功一转,这是何等机缘,张布衣怎么能甘心专门路过却走空呢!

“不管了,稍微冒险点,来一卦吧。四转到六转才称儒,蒲松龄这种成名两百年的顶级大儒,想来应该不会因为一点推算,给我这种小卡拉米来一下的吧!”

从收获来说,这个险值得冒的,毕竟蒲松龄属于善良阵营的,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如此前提下,就算被发现,顶多也就受点伤,给点教训吧!

不甘心的张布衣,最终一咬牙,自我安慰般,一张青玉卡片从他身体中飞出。

同时,书本翻开,,不可能就这么摆在这随意翻阅的。

“啾啾!”

这时,小狐狸头顶突然灵光闪烁,直直的盯着一个本子。

张布衣下意识的将其拿起:胡四娘!

似乎是讲狐狸报恩的来着?

张布衣小心的翻开了书本。

【命数+5!】

【检测到特殊秘技:通灵,是否学习?】

嗯,这书里藏了秘技?

张布衣面色一喜,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是。

瞬间,随着张布衣快速的翻书,脑海中出现了一些个特殊信息,最终慢慢凝聚成了一个特殊术法。

【获得初级秘技:通灵!】

秘技:通灵·初级

通灵:使用此秘技,你可以和对你没有敌意的灵物们心念通感,实现交流,并大副提升好感度。此术加持下,灵物们天生对你有好感。

看着秘技,张布衣还来不及高兴,就发现怀里的小狐狸,随着他翻书动作,慢慢发生了变化。

【检测到灵狐就职,红袖添香,一生相伴。灵狐欲对你进行灵魂认主,请问是否同意?】

【特别提醒,红袖添香极为难得,且在就职之时认主,将触发儒生身份模板特殊变化,成为儒生模板伴生灵宠。】

【可以和儒生模板一起凝聚成真,但是也会加大此模板的价值度提升难度,请慎重考虑。】

张布衣先是一愣,随即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确认。

【同意认主,开启绑定,伴生灵宠诞生中!】

【灵宠就职,开启红袖添香,书道化灵,可幻万妖!】

【·······】

一段段信息,不断的开始浮现。

张布衣已经没功夫去理会了,只见他怀中的小狐狸,直接漂浮了起来。

张布衣全身法力,也不受控制的开始暴涨,整个人也飘了起来。一人一狐,似乎要在空中纠缠起舞。

而张布衣这边,刚刚出现变化的瞬间,说书的青年动作就是一顿。

还不待他做什么,一个中年儒生,突兀的出现在了张布衣面前,对着张布衣一挥手,一个奇异的光罩就将一人一狐给笼罩了起来。

一人一狐浮在空中,状态奇异,气息波动剧烈,光罩外,周围的众人毫无察觉。这个过程中,张布衣似乎有所差距的看了中年人一眼,随即就不再理会对方,安心突破。

“家狐生灵已是难得,就职认主时,天生的红袖添香?还真是好运的小子啊!罢了,既然有缘,就助你一手吧!”

中年人看着漂浮在空中的张布衣,言语间,伸出手来,对着空中光球一点。

【感受到特殊传承,是否接受?】

“是!”

张布衣此刻,内心简直高兴翻了,不忘他费尽心机钓鱼,现在总算迎来大收获,来的更猛烈些吧!

【命数+15!】

【伴生灵狐职业路线发生变化,开启多尾灵狐进化路线!】

【灵狐生多尾,九尾可成仙!】

【你的文道从此倾向于召唤,灵狐为你本命伴生兽,和周泰人物模板绑定!】

【人物契合度:-6%】

【编撰价值度:+13%】

随着灵狐就职成功,小狐狸竟然化作了流光,融入了张布衣体内,张布衣全身气息再次暴涨,似乎达到了临界点。

【修为+1!】

【一转lv2!】

感受着体内奔腾的法力,张布衣双眼灵光一闪,看了看命数。

命数:37

这几日先碰到了康有为,如今又钓出了蒲松龄,命数收获是可喜的。

而这样的难得机会,张布衣怎么会放过呢!

【是否消耗8点命数,提升文道至一转二阶?】

“是”

【修为+1】

【一转lv3!】

【是否消耗10点命数,提升文道至一转三阶?】

“是”

【是否消耗12点命数,提升文道至一转四阶?】

“是”

【修为+1】

【一转lv4!】

进入深层次感悟中,触碰文道气息,领悟特殊能力:融合加持!

你可以召唤出灵物战斗,也可以和召唤出的灵物合体,获得部分灵妖特性。

【编撰价值度:+3%】

姓名:周泰

性别:男

命数:7

修为:一转lv4

副职业:儒生

伴生:一尾灵狐

技能:文道·一转lv4(0/14)

特性:情伤

初级职业病:两袖清风

人物契合度:72%

编撰价值度:67%

编撰献祭目标:叔父。

········

瞬间,随着三十点命数的消耗,张布衣的修为一连跳了三级,从一转一重天,直接蹦到了四重天。

“霍,这天分,还真是没瞧出来啊!”感受着张布衣不断攀升的气息,中年儒生蒲松龄都诧异的挑了挑眉。

片刻,张布衣才缓缓回过了神来,身体也缓缓飘落在了地上,而这么大的动静,却没有惊扰任何人。

明明有着一屋子的人,他们却仿佛和张布衣在两个世界一般。

张布衣醒过来的瞬间,立即对着中年儒生一礼,恭敬的道:“后学末进周泰,见过柳泉居士。”

中年儒生蒲松龄饶有趣的看着张布衣,略微诧异的道:“你认识老夫?”

张布衣点了点头,道:“是的!”

“老夫没老糊涂的话,似乎并不认识你这小娃?”蒲松龄打量着张布衣,话头又一转,道:“这么说,你这三日抱着一只小狐狸全城转悠,就是在寻老夫了?”

张布衣没半点隐瞒的意思,很是干脆的道:“是的,晚辈确实是在寻前辈。”

“哈,是我老了还是不中用了?连你这么个小娃娃都能差距到老夫了?”蒲松龄看着张布衣,开口道:“你怎么知道老夫隐居地点的?”

“我师祖和师伯皆精通演算,三十年前,师伯为了给师父寻机缘,曾经全力出手,算出了一些东西。

原本只知是机缘,不知道是前辈的,但是我师父来了江水巷后,看了这城里的情况,就大概猜出了是前辈在次隐居了。”张布衣恭敬间,如是的回道。

········

上一篇:家长对孩子的希望寄语    下一篇:蓝玉的教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