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美句 妙篇 热文 推荐 优文 佳句
 
站内搜索:

吸烟有害健康的标语

一句最牵挂的早安句子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美句 > 美句
窒息感
更新时间:2022-08-06 07:13:39

  渊盖苏贞一张如花似玉的脸上露出几分明媚的笑,道:“我能感觉到,他或许也有面具,但是比起其他人,他更值得信赖。”

紫藤都傻了。

自己家这小姐没生病吧,这是什么说法,第一面见的人,就说他更加可信,也太胆子胆大了。

“小姐,世子说王都之人狡诈,让小姐小心,小姐还是注意些好。这才多久,就卸掉防备了。不能因为这家伙一句诗就觉得这家伙是好人吧,我看这家伙,和那些眼睛里满是**的勋贵子弟没什么两眼。”

正说话间,忽然渊盖苏文在门外问道:“妹妹,你歇下了没有?”

渊盖苏贞忙从榻上靠起来,紫藤取了被子为渊盖苏贞盖上,渊盖苏贞才道:“还没。哥哥进来吧。”

渊盖苏文便推开门进来,一股寒气也随着他的人涌进来。

紫藤走到一边去捣鼓炭火,向渊盖苏文行了一礼。

渊盖苏文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渊盖苏文并未走近,而是远远地坐下,道:“妹妹啊,今日汉城侯可是生了很大的气,我刚刚从父亲那里来,父亲倒是觉得你说的对。”

渊盖苏文实话实话,并没有多少隐瞒。

渊盖苏贞点点头,道:“小妹是故意那么说的,哥哥,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乙支文信的入京,刘政的表明态度,其实已经张显了王都的力量对比。我渊盖家与高建武已经不占据主动优势,所以现在不是撕破脸皮的好时机。”

“妹妹就这么肯定?”

渊盖苏贞点点头。

“乙支文信和乙支武胜男都是聪明人,他们不会甘冒大险的。毕竟现在隋国虎视眈眈,若是我二家虎狼相争,得利的只能是别人。”

“可棋局如此,他们会怎么做呢?”渊盖苏文问道。

渊盖苏贞摇摇头,道:“我现在还看不透他们到底要如何破局,可是有一点我却很肯定。那就是不到万不得已,乙支家不会与我们为敌。这也是我们应该遵守的规则,现在还不是为了高建武而赌上我渊盖家的时候,爹爹想必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渊盖苏文点点头,道:“我懂了,这件事情上我确实是急躁了些。”

他站起身来,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玩意,却是一对形状神似日月的玉佩。

“这几日在王都逛佛寺的时候买的,觉得有趣,便买了,你带在身上,希望能沾点佛气。”他走过去,弯腰将玉佩放到渊盖苏贞手里,她的手有些凉。

他转过身,低声训斥道:“王都天寒,一定要将火烧热了,妹妹本就体弱,受不了寒的。”以紫藤为首的几个亲近侍女忙吓得跪在地上答应。

渊盖苏文握住玉佩,责怪道:“哥哥,你好端端的吓唬他们做什么?”

渊盖苏文这才收起那可怕的黑脸,莞尔一笑,道:“我的傻妹妹,不是我吓唬他们,是绝对马虎不得。”

渊盖苏贞点点头。

渊盖苏文笑道:“听他们你今日在平安街遇上了一个无礼的公子?”

渊盖苏贞微微一愣,脸上的神色立刻就变了,原本还笑意满布的脸上,瞬间笼罩上一层严寒。

“哥哥!”

渊盖苏文看着妹妹的脸色,笑道:“妹妹,别生气,不是他们告密,是我听到风声,亲自问他们的。”

渊盖苏贞眉头紧锁,一张清丽的脸上有着似乎从未有过的愤怒。

“哥哥,我不喜欢被人盯着,哪怕那个人是你也不行。”这一次,渊盖苏贞是真的生气了。

渊盖苏文哈哈一笑道:“好好好,是哥哥的错,是哥哥的错。妹妹不要生气,哥哥保证,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主要是哥哥怕那些没脑子的二世祖说些胡话,惹我妹妹生气。既然没事,哥哥就放过他。”

渊盖苏贞忽然觉得意兴阑珊,道:“哥哥,他不是什么纨绔子弟,你不能动他。”

渊盖苏文点点头,笑道:“好,那你歇着,父亲说明日还要入宫,我去准备准备。”

渊盖苏贞没有再说话。

等渊盖苏文离开之后,紫藤才长长的出了一口凉气,她们虽然是渊盖苏贞的侍女,但是每当渊盖苏文变脸,他们这些人都会吓的不轻。

渊盖苏文的威势,可是从战场上厮杀出来的。

没有半点水分的。

这或许也是渊盖家男人的魅力所在。

别的不说,这些侍女,没有一个不对渊盖苏文和二公子渊盖净土心生爱慕的。就连紫藤都时常幻想渊盖苏文能对他们变个脸色。可是他们却惊奇的发现,渊盖苏文平日里冷淡异常,只有在渊盖苏贞这里才会有独有的温柔。

“小姐,世子殿下对小姐可真是宠爱备至呢?”紫藤不无羡慕的说道。她一边为渊盖苏贞盖被子一边说道。

渊盖苏贞却什么话都没说。

她躺在榻上,转过身,兄长的这份宠爱,确实让她黑暗的生活中有了几缕光明。但是,渊盖苏文颇有些霸道的气场,又有时候让她觉得窒息。

她需要自己的空间,需要自己的自由,需要自己的朋友圈。

渊盖苏文宠她不假,可她不希望因为自己与自己嫂子高氏发生冲突。

紫藤没有再说话,窸窸窣窣的和几名侍女,睡在了外屋。

渊盖苏贞一个人侧躺着,回忆起自己这十五年来点点滴滴,尤其是眼睛失明后的点滴,他的眼角有泪水滑落。

贺若怀心在平安街上又转了一圈,平安街上的繁华确实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众人来到一间酒楼,坐在二楼,这个位置能俯瞰整个平安街,从高处往地处看,给人的震撼还要来的厉害。

平壤建城大概是在箕子朝鲜时期,几百年的筑城史,给了这座城深厚的历史底蕴。自从平壤成为东北地方政权的首府之后,基本就没有变过,逐渐成为海东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公子,今日公子太鲁莽了。”高鹏站在贺若怀心面前,说道。

“为何?”

“这王都之内,勋贵宗亲甚多,稍不留意,可能就得罪大人物了。公子今日这种轻薄之为,也亏得那姑娘没有追究,否则谁都不敢保证她背后有怎么样的力量存在。若是让公子的身份暴露,那我等可就是死罪了。”

乙支文德和乙支文信都以治军严苛著称于世,若是在他当向导的时候,贺若怀心隋国将军的身份暴露,那可就真的将所有人置于险境了。

上一篇:学习部部长述职报告    下一篇:六一晚会开幕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