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美句 妙篇 热文 推荐 优文 佳句
 
站内搜索:

蝴蝶比翼双飞,永相随

qq说说伤感男生心累了 男生励志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佳句 > 佳句
恶人先告状
更新时间:2022-08-27 09:02:06

  “放屁,我只信我命由我不由天,大师傅,你不救就算了,只要将火烈草的花给我,我自己来救我二哥哥……”

“什么?你想要我的宝贝儿?不给,我才不给你!”

一脸护犊子的表情,用手紧紧的护住了他的腰袢,那模样像是怕被人抢了糖的小孩子。

此刻,卫景谌才仔仔细细的打量起眼前这三个人。

为首的这位,一脸胡子拉碴,就连胡须都因为常年未打理而拧成了死结,头发亦是如此,身上破破烂烂的,比之街市上的乞丐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看对面两位,雪衣的男子越有五十开外的年纪,百年书生模样,但眉宇间的冷漠疏离的气息,却给人一种压抑窒息不敢大意的感觉。

扭头看向那蓝裙的女人,同样的年纪,却美艳不可方物,却又和蔼可亲的很;只是淡淡的眉宇间带着一丝忧愁,像是有常年解不开的心结在心头一般。

“二师傅,我家二哥身染恶疾,为今之计,只有大师傅手中的火烈草能救他,还请二师傅开恩,替我求情!”

“君拂,你当知晓那火烈草是你大师傅所有宝贝里面最珍贵的一样,他又怎能让给你呢?”

“可我二哥哥……”

“君拂,你说他是你二哥哥?”

“嗯,卫家二子,卫景谌,我的二哥哥……”

“二哥哥,二哥哥,君拂,小丫头,你叫的这么亲昵,不知道的还以为卫家给了你什么好处呢!莫不是忘了卫家这些年让玄冥观里的那群老杂毛怎么祸害你的了?”

虬髯老叟系紧了腰带,仍旧一脸夸张的百般小心自己腰间的包包,却满是讥诮的对着卫君拂说话。

“他不一样,他跟卫家其他人不一样,我二哥哥最疼我,他在卫家……”

“君拂,说什么疼爱,假若卫家真的有一个人是真心疼爱你的,你也断不会落入玄冥观十几年都逃脱不了。”

雪衣男子冰冷又谦正的话语,顿时让卫景谌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他攥紧了拳头:是啊,若非君儿无意间闯入了他的生活,只怕到这个时候,他卫景谌都不会在乎卫家到底有没有过这样一个女儿。

深施一礼,卫景谌从未向人弯腰的脊背塌了下去:“前辈说得对,是晚辈对君儿照顾不周,才会让她遭遇了这么多年的不幸……”

“嘿,我呸你个酸丢丢,你说谁不幸呢?那虽说玄冥观那些老杂毛不是东西,可君拂在我们心中,那可是无价之宝,是我们的宝贝疙瘩。”

看着哇哇大叫的虬髯叟,卫景谌更是惊讶与卫君拂这么多年以来的经历。

却不成想,卫君拂突然脸上笑眯眯,凑上前去,一把勾住老者的手臂:“大师傅,你刚刚说的都是真话?”

“当然,哪个骗你那是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诅咒发誓的样子不要太急。

卫君拂忽而伸出两只手:“既然君拂是大师傅的心肝宝贝,无价之宝,那我的请求,大师傅就该全力支持,嘿嘿,火烈草给我呗!”

……,……

看着虬髯叟一脸呆滞的看向雪衣男子的表情,后者轻轻叹口气:“早跟你说过,论嘴上功夫,你还差得远了,非要跟她斗嘴干什么?又吃亏了不是?”

“你,你还在这儿说什么风凉话?我的火烈草,怎么可能就这么白给这小子,不给,我就不给!”

像是跳马猴子一般窜到了女子的身后,虬髯叟一把抓住女人的手臂:“蓝妹妹,你帮我。”

无奈一笑,蓝衣女子向前走了几步:“君拂,你才刚回来,不要这么急着管你大师傅要东西,再说了……既然你大师傅二师傅都在,难不成还能让他死了?不如先让他二人瞧瞧吧!”

摇头晃脑之间,虬髯叟捻着胡须又一脸坏笑的看着雪衣男子。

“喂,我说白老二,反正我那点儿看家本事早就交给君拂了,她若是都不能解开的毒,估计到我手上也一样;不如你看看,毕竟你可是闻名天下的医仙白玉朁。”

此话一出,一直静静站在一旁的瑜飞脸上惊现大喜之色,他急忙冲过来:“您就是白神医?我与公子已经找你数年,还望前辈出手相救,医治我公子身上的恶疾。”

白玉朁古井无波的视线看向了卫君拂:“君拂,你替他瞧过了?”

“是,二师傅,遍寻所有办法,除了用大师傅手中的火烈草,我已经再无他法,还请二师傅出手相救……”

但见所有人的目光齐聚在他身上,白玉朁却是一声叹息。

“君拂,你该知晓,我与你大师傅对你向来从无藏私,但凡我二人所会的所有技艺,早已传授与你,若连你这医毒双绝的鬼绝都无能为力,你让为师还能有何作为?”

谁?刚刚医仙说五小姐是谁?鬼绝?那个号称凌驾在毒圣医仙之上的‘鬼绝’?怎么会是他家五小姐呢?

震惊的视线看向了卫君拂,后者却是紧咬着牙冠,眼泪婆娑……

“君拂,别哭了,有什么事儿好商量,墨大哥,你怎生好端端的就把小君拂弄哭了?”

蓝衣女子脸上苛责的神情,让那虬髯叟面露惶恐之色。

“蓝妹妹,我怎么可能会把君拂弄哭?可是我那火烈草,那,那也是随随便便就能给的啊!”

“大师傅,你就救救我二哥哥吧,君拂求你了!”

眼见着卫君拂就要跪下来,卫景谌的脸色阴沉下来:“君儿,不准跪……”

话音未落,脑后生风,无数的箭雨铺天盖地而来,吓得卫君拂花容失色。

下一秒,身体凌空而起,早已被白玉朁(qia

)夹在腋下,而半山腰上冲上来一群官兵,一眼看到卫景谌,大喝一声:“呆,贼人,我看你们还往哪里逃?火烧玄冥观,惊扰了天尊,可是死罪。”

“抓,抓起来,把他们都抓起来,大人,就是他们火烧了玄冥观,还请大人替咱们祖师爷治罪啊。”

那全杖张牙舞爪满面尘埃的冲过来,大声喧哗。